【慎入】中山女高這堂課爆滿 學生爭當蟑螂開膛手

字級:

 
 
 

(更新:新增網友意見)蔡任圃 40歲 中山女高生物科教師「蟑螂在我心中的地位,牠就是一個在科學研究上很好的實驗物種,是集很多優點於一身的實驗動物,有好多知識需要我們去探索。」從學生時代研究蟑螂,到進入中山女高擔任生物老師,我持續培養蟑螂,帶領學生認識蟑螂,甚至舉辦蟑螂科學研習營。也因此被媒體封為「蟑螂老師」。我接觸蟑螂的歷史其實蠻早的,從大二的時候加入林金盾教授的實驗室,就開始研究跟養殖蟑螂,到了研究所也是在做蟑螂實驗。後來我到中山女高教授生物課時,就想到大學時的研究材料『蟑螂』。牠體積小、好飼養、成本便宜,再加上操作簡單,對學生來講比較容易入門。而且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如果我拿老鼠、貓或是狗做實驗,學生會覺得好慘忍,解剖前一天可能還會睡不著覺,會覺得很難過,可是我拿蟑螂當入門,她們反而比較不會有道德上的壓力,對於教學上的幫助相當大。當時想要在女校教蟑螂研究,一開始我自己很掙扎。但意外的是,中山女高還蠻開放的,在學校這邊一點阻力都沒有,所以我反而比較擔心的是學生不願意,沒想到結果卻不是如此。其實女校有很多學生很有科學潛質的,她覺得家中就有這種生物,為什麼不能了解牠呢?所以一開始就很熱門。而我也會在做解剖教學的時候趁機告訴說:「蟑螂也是有生命的,妳今天犧牲牠的生命,妳就要學到東西,不然一個生命就這樣流失掉,很可惜,我們要尊重每一個生命。」當然剛開始的時候學生會害怕,常常在上課的過程中突然發出尖叫聲,有時候真的會被她們嚇到。所以我就在第一個禮拜先發給每個同學一人一隻用保特瓶裝著的蟑螂,讓她可以看到,但不會摸到,先消除她心中的恐懼。結果很多同學一開始說不敢不敢,但看了一個禮拜熟悉後,就敢把蟑螂拿出來用手抓了。也有很多同學在觀察課程結束之後,應該把蟑螂還我,可是她們卻會說『老師,我可以留著嗎?』因為看著看著有感情了,還會幫蟑螂取名字,這時候我反而要教育她們說那是實驗動物,你要尊重牠,但不要溺愛牠。帶領學生做專題,或是上這種特色課,成就感是源源不斷的。就像學生跟你說她本來很怕蟑螂,後來不怕了,這就表示生命教育推廣成功,其實沒有生命是應該被厭惡的,所有生命都是美麗的。 我的重點其實並不是蟑螂,我是要學生透過牠學到科學上的東西,我要的是科學精神。我希望我跟我的學生們所累積下來的蟑螂研究資料可以讓我們成為全世界最瞭解蟑螂的團隊。我最大的成就是來自於我的學生成長,我的學生因為這些新發現對於自己更有自信,梗了解科學研究是什麼,其實才是我最大的成就,老師的成就一定是來自於學生。(梁建裕、侯世駿/台北報導)————網友意見————網友陳彎仁表示:非常正面的新聞! 讚!
網友Deng Mark表示:先研究如何不要讓他飛
網友游一介表示:以蟑螂為師?研究蟑螂為何打不死而且還繁殖那麼多,身為人類一定想知道原因吧!
網友胡瀛光表示:生物解剖學是啓發年輕學子 學習瞭解生物的奧密 帶動學生探索生命價值的觀念和興趣了!
網友Samuel Hua表示:好棒的老師
網友吳英樺表示:這老師超棒!用心就該被看見!

【看了這則新聞的人,也看了……】
業務哪有那麼辣 好想跟她環遊世界
不再幫忙推輪椅了 北捷說是這個原因
長榮正妹空姐太甜美 「冰淇淋都被融化了」


 

中山女中生物教師蔡任圃研究蟑螂已長達十五年,全盛時期曾同時飼養六萬隻以上的蟑螂。梁建裕攝

密密麻麻的蟑螂大軍集中在培養箱令人望而生畏。梁建裕攝

中山女中的學生們正熟練地在蟑螂身上安裝銅線,準備觀察牠的反應。侯世駿攝

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蟑螂,在學生的眼中就只是普通的實驗動物。侯世駿攝

學生在蔡任圃老師的指導下仔細的觀察紀錄蟑螂的變化。侯世駿攝

蔡任圃致力在女校推動科學素養課程,他發現很多女學生有科學潛質,耐性、細心等特質也很適合科學研究。梁建裕攝

中山女中的學生們正透過顯微鏡觀察蟑螂的身體結構。梁建裕攝

對蔡任圃來說,蟑螂是集所有優點於一身的實驗動物對科學發漲有相當大的助益。梁建裕攝

    湛藍水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